靈性:母親的離世

        各位喜歡阿斯塔帝性愛筆記的讀者,你們好,不知道各位讀者是否還會收到這篇文章通知呢?2012年是我最後更新部落格的那一年,也曾經是網路謠傳世界末日2012/12/21的那年,而那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我暫停部落格文章的更新呢?讓我說說這幾年的故事吧。


        記得我曾經在部落格寫過我將要結婚了,我們將婚期訂在2012的10月6日,而在這之前的幾個月,只要是休假的時候,幾乎都在忙著籌備婚禮的大小事,挑喜餅、喜糖、小禮物、餐廳、找婚攝、拍婚紗,其中最累的大概就是拍婚紗了,而且因為時間不夠,還拍了兩天才將婚紗拍攝完成,那簡直是體力與耐力的考驗啊。

       我們的努力在10月6日這天圓滿的完成了婚禮,也收到各位來賓的祝福與喜悅,在過後的幾天也很開心的前往性感而美麗的蘇美島(之後會補上這篇遊記)渡蜜月,當時的我們是多麼的開心,多麼的快樂,內心的感受不是三言兩語可以形容的。

     這快樂的感受延續在每一天的生活中,記得是在12月20的那天下午,一位同事突然跟我說:「你有聽說明天12月21日會黑暗三天這件事情嗎?」

     想當然,我並不清楚這件事情,我搖頭回應他,然後又問他為什麼會知道這種事情。

      「我阿姨跟我說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這麼說的時候,表情也有些懷疑。

       於是我好奇心的驅使之下,就在GOOGLE上搜尋20121221黑暗三日,真的有一大堆關於黑暗三日的文章,但明天就是12月21日,是能做什麼事情來應對?當然是不管啦!

       接下來也沒有所謂的黑暗三日這事發生。

       直到24日下班回家,弟弟正在房間裡面,我也在自己的房間裡看影片,接著我聽到客廳有吵鬧聲,我開門去看,忽然有一群人衝了進來,然後衝進我弟弟的房間拿槍指著他,當時我還搞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想要將房門關上,結果門被擋住,那人大喊著:「警察!不要動!」

      弟弟在平安夜這天被帶回警察局,原來是我弟弟販賣管制藥品被逮捕了。

      2012年12月25日聖誕節是我們家永遠難忘的一天,因為弟弟被抓走了……

      媽媽非常擔心的四處找律師幫忙,看能不能讓弟弟可以交保回家過年,到了2013年的1月3日,我和老婆在外面吃飯,接到了媽媽的電話,電話裡的她講話吞吞吐吐的,這對我來說是不好的兆頭,因為她從來沒有這樣跟我說話過。

      「我前一陣子……,有去醫院檢查痔瘡出血,醫生說……我……」媽媽的語氣很低落,她繼續說著:「醫生說……我有直腸癌末期……」

      這句話對我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當下我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不知如何是好,但我還是冷靜的跟媽媽說:「媽……,癌症只要好好治療,都有機會可以好的,不要想太多。」我安慰她也安慰自己。

      「好啦,你回來再說……」

      陪媽媽去醫院看診,醫生說媽媽的病情撐不過半年,如果做化療可能可以撐到一年,也因此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媽媽接受醫院安排的化療,也動了手術將癌細胞割除,我會握著媽媽的手說:「媽,我愛妳。」她聽了笑的花枝亂燦的。

      媽媽也規律的運動,健康飲食,她氣色逐漸的好轉,家人都很開心,媽媽也會去看弟弟,因為看守所離家沒有很遠,媽媽是幾乎每天都去看他,因為媽媽聽人家說,如果家人常常帶會客菜去,可以讓弟弟在裡面比較不會被欺負,所以媽媽除了在醫院化療期間沒有去以外,是幾乎都去的。

     化療是一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情,會發燒,嘔吐,掉髮,我去醫院看她,有時候她在睡覺,我都捨不得叫醒她,我知道她好不容易才睡著的,於是我坐在床邊,聽著化療機器在固定時間會嗶的一聲將藥透過管子注射到媽媽的身體裡,看著睡著的她,額頭不停在冒汗,那痛苦我想是我無法體會的。

     過了三個月,媽媽的化學療程終於結束,醫生檢查癌指數的結果是已經降低到平常人的標準再略高一些,家人們總算放下心中一塊大石,在2014年的過年,我們迎接了兒子的誕生,家人總是對兒子疼愛有加,媽媽也很喜歡跟自己的孫子玩。

      但人生的考驗並沒有結束,半年後,醫生說癌細胞轉移到肝臟,需要再開刀和化療,媽媽又再度受到折磨,這次的療程結束後,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醫生說肝臟沒有割除肝臟,又要再一次療程和開刀,但媽媽這次選擇不再化療了。

      沒有化療,食量也好多了,體重上升,氣色也明顯的好轉許多,兒子很喜歡逗媽媽笑,媽媽說他就像天使一樣,在這樣的時期讓她非常開心的過著每一天。
   
      媽媽戰勝病魔了嘛?在2015年的11月她開始發燒,體重急速下降,東西也沒辦法吃多了,我們在當下這一刻,還是抱著奇蹟般的希望,希望媽媽突然會開始好轉,而媽媽很希望能看看弟弟,因為她已經不能再去監牢探望弟弟了,在12月3日媽媽生日這天,我和妹妹相約出發去辦理弟弟返家探視的申請,妙的是在出發與妹妹會合之前,一台機車出現在我的前方,左右搖擺了一下,就像是要吸引我的注意一般的,我看了一眼,那車子的車牌是127-GOD,我沒多想,與妹妹會合後,就前往監獄收容所。

      辦理時,人員向我們說明,說這申請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時間,我們說盡快就好,於是我們等待了一段時間後,那服務人員走出來對我們說:「12月7日弟弟可以出去探望您母親了。」當下我一個畫面閃過,就是早上的車牌號碼127-GOD,12月7日與GOD(神),這天是媽媽的生日,這對媽媽來說是一份禮物,我起了雞皮疙瘩,也感動,我沒有宗教信仰,但我相信祂們是存在的。

      弟弟在12月7日這天來到醫院,我們此時團聚了,雖然僅僅只有半個小時的時間,但媽媽非常的開心,她終於再次露出笑容,我們拍照合影,擁抱,弟弟抱著媽媽好久……好久……,那天晚上媽媽發燒退了,因為醫生說過退燒就可以出院了,媽媽在隔天就辦理出院回到家。

      但沒幾天的時間又發燒了,回到醫院,在2015年12月21日那天她在病床上閉上了眼睛,呈現彌留狀態,我們心裡都知道媽媽即將離開我們了,但我們依然假裝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依然相信有奇蹟能發生。

      媽媽在彌留的期間,我們講話她還聽的到,於是我們都會握著她的手問她:「媽媽,你要打嗎啡,我們怕妳肝會痛,如果要打,手就動一下,不要就動兩下。」她似乎肝很痛,一直發出哀號聲, 但她總是動兩下,我們也尊重媽媽的意見,讓她保有意識,可以聽到我們對她說話。

        我握著她的手,不時的掉下眼淚。因為她的身體機能幾乎都停止了,嘴巴似乎也開始出血,我看了真的好痛好痛,我握緊媽媽的手,然後向送出禮物的那位神哭著說:「可以拜託你不要讓我媽媽這麼痛苦嗎?請你帶走她好嗎?」
   
      媽媽這樣痛苦的期間持續到了12月24日這天晚上,她在7點多睜開眼睛了,但她沒有說話,也不能說話了,她想說,但只有微弱氣息聲發出。

      「大哥,現在是三年前二哥被抓走的時間……」妹妹對我說著。

      我看著手機上顯示的時間7點42分。

       這是巧合嗎?還是一個安排?我問著自己。

      媽媽後來眼睛半睜著。到了凌晨,妹妹說要我們回家休息一下,在醫院待這麼多天大家都很累了,就輪流回家洗澡休息。於是我們也就回家了。

      早上8點多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一位很像媽媽背影的女性,她站在黑板前,寫上了兩個字〔過了〕,然後她拍拍我的肩膀要我看。

      接著我就醒了,因為肝突然痛了起來,痛得有點麻,像被電一般的,我下床還沒回神過來,想說肝怎麼突然痛?突然想起媽媽是肝癌,是媽媽在通知我了。

      我和老婆沒有盥洗,就直接衝往停車場牽車,因為我的車是停在機械停車塔,所以都要等待車位號碼轉動才可以牽到車。

      一到停車場,我輸入自己的車號,控制面板顯示目前車位13   等待車位13  ,我沒有多想,但這號碼卻印在我心裡,我一路上開車也邊流淚,前面一台計程車的車牌是313,我就開始想為什麼一直有3出現,過幾個紅綠燈,又一台計程車013,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一切都和3有關係都是安排好的,我哭著跟身旁的老婆說:「媽媽是被安排好的,媽媽是被安排好的……」這時老婆還不懂我在說什麼,而且她很怕我崩潰。

      於是我繼續開著車,邊跟她說:「3剛才會一直出現在我面前。」當我說完這句話,一台計程車從一旁插進我的前方停下紅燈,號碼是133,我指著前方的車牌:「妳看!又是3!」我哭得更大聲了。原來這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老婆有些驚訝,但她相信我說的,因為之後有幾台計程車出現在前方,都與3有關的車牌,303,331,如果只是經過我們,那就算了,但那幾台都是擋在我們前方,像是要刻意讓我們看到的那種感覺,我們到了醫院,媽媽的病床是第3床,這床位是靠窗的。

    媽媽眼睛是閉上的,我坐在床邊握著她的手,沒有說話,開始回想剛才的經過,媽媽的生日也是3, 3的意義到底是什麼?我想不到。

      到了晚上10點,媽媽的心跳開始減弱,我們看著心跳儀上的數字逐漸下降,我們緊張,嘴裡喊著媽媽,嗶~~~~~

     媽媽的心跳停止了,老婆和妹妹抱在一塊,她們哭著,醫護人員在一旁確認媽媽的心跳,醫生摸了 貼在媽媽身上的感應貼片:「掉了啦。」

      醫生將貼片重新貼好,心跳又恢復了,妹妹突然笑了,在當下我們都覺得媽媽在開我們玩笑似的,接著妹妹去廁所。

      媽媽的心跳這次真的停止了,妹妹剛好從廁所走出來,她手上拿著手機在看時間:「大哥,10點11分。」

      10點11分是我弟弟的生日,10月11日,媽媽依然是放不下弟弟,要我們關心弟弟,所以以這樣的方式告知我們,也怕妹妹太難過,所以在剛才開了一個玩笑。

       這時不知道為何,有一股力量要我往窗外看,我看見遠方的天空有一顆非常明亮的星星突然變得更亮,又在一瞬間變暗然後完全看不到了。

      這一連串的經歷,讓我和妹妹以及我老婆都相信這一切冥冥之中有安排的。

      我們將媽媽送到辛亥路二殯,接著回到家休息,睡覺時我夢見了媽媽,在夢裡面,媽媽看起來氣色非常非常的好,我還摸了她的手臂,我說:「媽,妳的皮膚怎麼變得這麼滑這麼漂亮?」

      媽媽回我說:「傻孩子,我們每個人原本就是完美的,現在是身體不能用了,你要記得我一直都會在的。」媽媽跟聊了很多,讓我知道愛的意義是多麼的偉大而寬廣。

      我看到媽媽的身邊都是穿著白袍的天使,他們躺著坐著,媽媽在正中間被包圍著,我醒來時,已經是早上9點多了,兒子醒來第一句話是說:「爸爸,阿罵有跟我玩,她叫我要乖乖。」我聽了,眼淚又流了下來。

      而這一瞬間,關於3的連結,全部出現在我腦海裡了。

      2012年12月21日  黑暗三日   2015年12月21日  媽媽眼睛閉起了3天,直到24日才睜開

      2012年12月21 到 2015年12月21日剛好是3年

      病床是3  車塔號碼是13  等待車位13  計程車號013  331   313  這些都與3有關。

     夢中媽媽說身心靈三合一是我們每個人最後的功課,媽媽在黑板上寫〔過了〕兩字,也代表她最後功課完成,她過了。這就是3的意義。

      在之後的幾個月,我依然夢見媽媽很多次,有兩次兒子跟我是作一樣的夢,一次是在玩 ,一次則是媽媽坐在長椅上,她問我要不要回家,我在夢裡突然一陣鼻酸:「媽,我怎麼有種想哭的感覺?但我還不想回家。」

      兒子醒來的第一句話也是說:「爸爸,阿罵問我要不要回家,我說不要。」

     還有一次則是兒子感冒咳得很嚴重,我突然在半夜醒來,在朦朧間我轉頭看兒子,有一位身穿白袍且發光的女性正在餵我兒子喝水,然後我又躺回去睡覺了,隔天,兒子沒有再咳嗽了,這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那畫面我現在還記得。

      我不信教,但因為這些靈性經歷,讓我深深的相信神的存在。我在網路上也看過與我類似經驗的文章。
(從小我對宗教就很反感,因為有很多奇怪的教條,宗教我尊重,但仍敬而遠之)

      而媽媽在夢中教了我很多事情,我已經驗證了很多,就像我對性愛的研究一樣,我會親自去驗證,而這些驗證我也會在之後與大家分享。

      靈性與性是分不開的,我們都是由性而生,而性也由心而生,心則是愛的所在,愛心可以將人們連結變得密不可分。

     與大家分享這段經歷是因為我覺得已經到了適當的時機了,如果更多的人有愛心,那這社會就能被改變,有愛心,每個人都是天使。

     謝謝你們的觀看,感謝。

   
下一篇:靈性:第一步

2 則留言:

  1. 感謝您跟我們分享這段經驗。滿有觸動的。

    回覆刪除
  2. 不客氣,與大家分享經歷而已,謝謝你。

    回覆刪除